去他的小号。
废话超多型选手。
今天我cp结婚了吗。
是条没救的咸鱼。

https://peing.net/ja/kauo_t?event=0
⬆️质问箱点文也行,写不写看我心情(x

【兔龙】Little Trick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万圣节过去后才想出来的万圣小段子

*ooc流水账慎入


Little Trick


新世界的生活虽然安稳,但衣食住行的问题还压着桐生战兔和万丈龙我。光是为了谋生他们就够浑浑噩噩不知天南地北了,以至于转眼就要入冬,在打完工回家的路上看见小孩儿们提着南瓜灯披着破布被单在街上走来走去,时不时敲一下邻里街坊的门,喊出那句“Trick Or Treat!”后,万丈龙我才意识到今天是万圣节。


上个万圣他们还在旧世界里,和浮士德那群疯子来来回回互殴,没人在乎节日,没有南瓜,没有鬼怪,也没有糖果。但是穷到发苦的...

【兔龙】桐生战兔减肥计划

*有点胖了的阿兔,苏粉就别看了,起因是看到wb上第一话和最终话的对比截图里qsgz先生的脸明显肉了(
*真的是粉,真的是粉,真的是粉!!!
*这太傻屌了我写不下去了
*真的极度OOC

桐生战兔减肥计划

最近,桐生战兔总觉得万丈龙我老是盯着他。

当然平时万丈也没事就盯着他看,但那都属于无聊的发呆。现在这种眼神可不一样,万丈的视线上上下下在他身上扫来扫去,里三层外三层把战兔削了个遍,皮好像都给他刮下一层,恐怖至极,不由得让战兔瑟瑟发抖地陷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亏心事的自我怀疑。

战兔连摆弄仪器的心情都没有了,他的自我怀疑一直持续到笨蛋的声音响起:“战兔,你是不是胖了?”

桐生战兔的惊悚变成一头问号...

来一口Lily兔吗

以后没头没尾的兔龙酱相关就走这个子博,因为没头没尾所以tag不存在的


虽然想开车但是连x15都没有


没头没尾的前情


所以爽就完事儿了

【兔龙】一日限定

*太久没写东西了,基本都是在对话,整个流水账,特别丢人
*虽然抽到的题目是兽耳兽尾但是怎么看都跟兽耳兽尾没好大关系……只是新世界里普通(?)的一天。
*是老夫老妻兔龙酱,以上OK那么↓GO

一日限定

“今早起床,我突然发现自己长出了耳朵和尾巴。”

“啊?”

万丈龙我正往餐桌上放盛着早餐的盘子,就听到沉默了一早上的桐生战兔幽幽地来了一句。

“说什么傻话呢,吃完该去店长那里干活了,还有在室内你戴什么兜帽。”万丈没理会战兔的胡言乱语,扯下他连帽衫的帽子,一对黑色的毛绒绒的长耳朵从战兔头上弹起。

“……”

“……假的吧。”万丈抓住那对耳朵扯了扯,在一声惨叫里被战兔打中了肚子。“好痛不要扯啊笨蛋!!”...

我cp婚了

Homecoming



一年多过去了,现在回头看看homecoming的结局,已经能放下了,所以决定公开子博密码,随缘看看吧。

再次预警,该篇是BE,死局,慎戳。而且因为存档丢失,原本共34节的内容缺失了13-18节,现在让我补也补不上了(ry

那么,祝食用愉快(?)

密码:bye-bye

兔和龙,真尊
新的cp已经出现~♪

【双咕哒】Parallel

*咕哒子和咕哒男的看不出来cp向其实是cp向的故事
*有对从者厨向情节

Parallel

清晨,玛修和往常一样走向藤丸立香的房间,怀里抱着芙芙。她记得昨晚My room执勤的应该是罗宾汉先生,如果是那位的话,Master现在应该已经在Robin(知更鸟)的啄头发轰炸下赶紧赶慢地起床了。

还没走到门前,玛修就听见Master房间里传来一阵骚动声,“嘭”的一下,像什么大块的东西砸在了地上,还有混乱的尖叫声。

“你们冷静一下!!!”是罗宾汉先生的吼声。

玛修一下慌了神,怀里的芙芙叫了两声跳了下去奔向声源,玛修也冲过去直接刷卡开门闯进房间:“前辈!罗宾汉先生!发生什么了!?”

然后玛修呆住了。

【DCS!N】你的名字(不负责玩梗

*私设如山,纯粹玩梗,全程ooc,注意避雷
*正确的阅读方式是一人轮流一句,先S!N后DC

我是名古屋独居的自由职业者。

我是东京独居的大龄社畜。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有的时候醒来会发现自己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男人。

顶着另一个男人的面孔经历一整天,仿佛就像在做梦一般。

后来我确认了,这不只是单单的做梦而已,因为醒来后会发现自己缺失了一天。这是和某个人交换了身体。

之后才意识到这不是梦,而是我确确实实和某个不认识的男人交换了身体。

交换身体的频率大概是一周两到三次。

总结之后发现除了能确定一周会交换两到三次之外毫无规律。

怎么说呢……在意识到这是交换身体之后我实在是被吓得不轻,更何...

1 / 6